大学总结,就业指导课作业

由于作业原因,觉得洋洋洒洒写了 3 千字,就这么扔了怪可惜的,就挂在 blog 上好了。

实话实说,整个大学生活,对我来说,白驹过隙。感觉还没上,就毕业了。也的确如此,回首往日,四年下来。作为主程序写了十几个上架或者流产的软件,在三个创业团队当主程序或者合伙人。收获的东西并不多,吃过的亏,尝过的苦,数不胜数。

这四年,基本上没有从昨天睡到今天,一般来说都是夜以继日的拍代码,拍代码。看着 GPA 和头发哗哗的掉,黑眼圈和肚子越来越大,所收获的却没有成功的喜悦,只有为别人所做的嫁衣与寂寞。不得不说,大学生创业真的是太过于艰辛,看似那些拿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被媒体所报道的大学生无限风光,但他们背后所吃过的苦承受的压力又有谁知?技术拼不过那些 Google 出来的大神,对社会却又完全不了解,人心的险恶,其他领域如推广运营法律的门槛,想要 hold 住全场,实在是登天还难。

下面就来简述一下我大学的奋斗历程吧。

大一上学期,一笔带过:保送上中大,天天犯中二刷西西里水题,新手赛 11 名,挂高数。没了。

大一寒假,开始写 iOS 游戏。白天在新东方上英语课,晚上回家就开始 cocos2d。家里条件不好也没有苹果机,把台式机装一个黑苹果,就开始自学写代码。作为一个一直在命令行下写 ACM 的人,忘不了写出来主界面的瞬间,听到背景音乐想起的那一刻,真的是泪目了。就这么过了一寒假,一个只会面向过程程序设计的人,把已故的林海韬师兄在他大一时做的游戏——调色板天文台,从 Windows 搬到了 iOS 平台。

大一下学期,把调色板天文台发布了。然后就开始跟着马朔师兄开始创业,除了创始人马朔丁炜杰以外,我就是一号员工了。跟着他们做了些小项目:借鉴了涂鸦弹跳的 JumpMaster、苹果实验室外包给我们的炳胜酒家的手机订餐。记得那时,朔爷天天晚上就一句话,来我宿舍跟我通宵,就傻傻的去了,然后我写到了早晨而他三点就不行了,不过那段时间却也有趣。毕竟感觉就兄弟之间热火朝天的创业。

之后命运迎来了几个转折点,先是调色板天文台拿了苹果的大学生开发三等奖,获得了去苹果 WWDC 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肯定要给 boss 朔爷了。之后是朔爷由于一些关系拿到了外面大型机上的捕鱼达人那个公司的捕鱼达人 iPad 版本的外包。之所以说的这么拗口,就是因为在当时捕鱼达人真的是大撞车。好几家公司都有这东西。

朔爷把握住了 wwdc 上的中国人这个机会,拿到了第一财经周刊的专访,好好地炒作了一下自己,接触到了之后的投资人陈昊芝,他表示看好我们团队要投我们一笔。

大一暑假,代表中山大学参加无锡的第二届中国大学生服务外包大赛。为了准备这个比赛,我的队友和远在复旦的师弟,近似于一周没睡觉。去参赛,我们笔试全场第一,毕竟我们是真的外包团队。展示,小组第一。最终成绩,倒数第一。为何,因为 boss 认为这个比赛就是来骗代码的,代码是公司的财产,不能给他们。虽说最后这份代码也没用过,可以认为被废掉了。

大二上学期,投资人给了一个要求,做出来拿得出手的作品就给你们拨款,当时尝试了很多,什么泡泡堂啊,什么对战版 Angrybirds 啊,boss 觉得这些对技术要求太高,流产了。但是当初为了泡泡堂创造了一套人物,各种蛋,把他们和当时的限免的一个小游戏整合到了一起,做出来了急速飞蛋。为了这东西牺牲了十一和女朋友出去玩的机会,连加了七天班。经过不懈的努力,花了两个月做出来了一个我 5 分钟就能通关的精品游戏。不过这不是拿到钱的关键,当时朔爷高瞻远瞩觉得 WinPhone 平台的 XNA 是个市场,就让我那个在复旦的师弟用 C#写了一个基于 XNA 封装的 cocos2d 出来。我又在两天之内把那个游戏用这个引擎写了个 WinPhone 精简版。投资人一看,惊呆了,因为他们也在干同样的事情,但是连 hello world 都不能跑。我们一群小 p 孩却完成了,而且在 HTC 莫扎特上能稳定 60fps,于是团队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钱。记得老板签合同的那一天是 2011 年 11 月 11 日,俗称大光棍节,那天我们几个人在新天地门口喝酒聊天到夜里三点。终于有钱了,当时穷到 50 块钱过了一周还剩 30,为了维持团队稳定,好多人借给朔爷钱,让他发给那些通过工资手段拉过来的人。那段日子真的好苦。 从拿到钱开始,着手准备一个叫做美丽人生的大项目。就是现在看来,这个项目如果能真的做起来,能完成线上资源引入线下,再带回线上的一个闭环 (O2O)。商业模式很先进,而且有触控科技这个靠山,不用担心线上做不起来。但也是因为这个项目,导致整个团队分崩离析。

由于老板要忙于和投资人沟通,我们技术这头没有一个 PM 来梳理需求,哪怕技术再强的团队也群龙无首,还觉得老板天天不管我们,从北京回来一趟就开会屌我们一通。感觉再也不是和兄弟一起创业,而是上下级且老板高高在上。开发进度极为缓慢,开发积极度不高。

大二寒假,在北京触控科技有限公司集体办公,天天早上十点上班,早上三点到五点回酒店睡觉。我们走的时候,触控的员工还有没走的,以及陈昊芝也还在办公室加班。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哪怕一个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也不能轻易懈怠,同时不是很想再继续当程序员了。毕业之后这种早十早五的生活,不想接受。结果刚好,因为一些原因,女朋友和我分手了,本来心情就不好,老板还没事把我抓进办公室一通屌。叛逆之心作怪,直接离开了美丽人生项目组。后来和其他的队友聊,之后的管理更为混乱,需求一天一变,天天都说今天要发版本。大伙儿都是觉得已经快做完了,那就再努努力做下去吧,原计划 3 月 8 日上架,但实际上一拖拖到了五月中。

大二下学期,和美丽人生以及马丁网络彻底甩开关系,但是当初马丁接了一个外包,是传设院王旋外包给我们的,他拿了十几万的卖泰国香米的债务投资,要做一个大学城交友系统。这个东西签了合同,当时说还是要做的。这个项目的 PM 是吴亮,虽说这个项目最终最终谁也不想做了,但是从此和吴亮搭上了关系。由于徘徊在失恋的低沉情绪中,也不怎么有动力干活,除了没事在泰然论坛做做国外优秀文章的翻译,在论坛 QQ 群上帮人解决解决问题,之后就也没做什么了。

大二暑假,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暑假,在家宅着。

大三上学期,吴亮说要做中山大学教务系统的 iOS 版 web 版,然后就认识了我大一时非常崇拜的一个大神 Maple,发现这家伙好萌。于是就做了,就开始出设计稿,做产品,做到了一半,来了一个外包。我室友拉过来的,外包给我的两个人在我宿舍门外三顾茅庐到夜里两点,于是决定暂缓教务先接下来这个。问 Maple 吴亮要不要赚点零花钱,把他们也骗入伙了,maple 还把雪桥大神黑了过来。

这个项目,也是我现在的创业的项目的第一条产品线。当时本想以玩玩的心态赚一笔钱换台 iPhone5 的,结果被老板的精明能干,超凡的商业天赋所吸引了。以手绘明信片,铺遍了整个大学城、厦门,又觉得以自己难以推动这个市场,去谈下来了中国最大的原创明信片公司——杭州一生一信,作为合伙人。

大三寒假,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寒假,和高中同学各种联络感情,才知道他们都要出国了。

大三下学期,坦白的说这个学期基本上没出现在教学区过。因为 insysu,虽说没做起来,但 Maple 被一个人搭讪上了,觉得我们很有水平,他有一个全广州前列的设计师,想一起合作一个 C2C 的平台。从此,就开始了天天住在高德置地广场 12 楼的日子。白天写代码,晚上钻进睡袋睡办公室下面,这样的日子过到了四月份,去了一趟杭州,确定下个版本。同时 C2C 那个团队 boss 开始到处拉投资,未果。

这个时候,老板意识到,要是想跑的更快,光靠传统行业的地推推力不够,见效太慢,决定去找投资,于是我们五月份又去了一趟杭州,去之前,很多人和我说今年找投资不是很容易,毕竟风投前两年被各种团队坑,不太容易信任移动互联网团队了。特别是你们还一群学生,结果在杭州一家投资公司和 vc 聊了一下,又和大 boss 聊了一下,就让我们转天来签合同。但对方提了一个要求,我们不能分开办公,要么在杭州要么在广州。boss 觉得太过分,就接着找投资。

之后经过一番周转,具体细节鉴于保密条款不能细说,拿到了创新谷的投资。我正式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和我们老板共事了。以及 C2C 那头,我觉得越发不靠谱,就以这次这个机会,说投资人不允许我同时在多个团队任职的理由退出了,想想还挺对不起那个 leader 的,毕竟吃饭啊什么的一直是在烧他的钱。

从那时到现在,就一直做我们的产品。开始陆陆续续的面试招聘,又把当初 C2C 那个团队的 PM 和设计师抓了过来。公司循序渐进的往前走,因为我们梦想很大,所以舞台无限宽广。

Comments